用左手圆书法梦的老人——胡增国

今年年初,第四届中国(青海)诗歌春晚,在青海省文化馆举行。其中有300多位我省的书画艺术家参与作品征集,经过三次海选,共计征集书画艺术作品58幅,晚会现场共展出12幅书法家的楹联作品。这当中,我省79岁高龄的书法家胡增国书写的一幅“九州日月开春景,四海笙歌颂戌年”的楹联作品,在晚会现场展出。作为一位用左手书写书法作品的书法家,能在节目中登台亮相,堪称奇迹,而这奇迹中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。

失去右手 一切从零开始

胡增国的经历颇为丰富。1959年1月1日,胡增国当兵入伍,成为总后勤部汽车一团的汽车兵,担负起运输进藏物资的任务。1962年9月,他参加了中印边境反击战。复员后,他进入了马坊面粉厂工作,由于勤奋努力,年轻的他很快担任了面粉厂行政科副科长。

命运总是在不经意时捉弄人。1976年3月24日,是一个平常的日子,可对于时年37岁的胡增国来说,却是一个令他心碎的日子。当天早晨,身为行政科副科长的胡增国早早来到工厂食堂,聚精会神地检修馒头机,一位不知情的工人贸然推上了电闸,正在查看设备的胡增国的右手就在那一瞬间被搅面机斩成三节。从此,他只有右臂,却没有了右手。经省劳动人事厅工伤处鉴定:为工伤四级残疾。

从那一天起,胡增国的生活如同噩梦一般。原本简单的穿衣、吃饭、写字都成了难题。没了右手,如何生活?如何工作?如何穿衣、写字?工伤对他造成了莫大的打击,沮丧的他将自己关在家中,一个多月未出门。

37岁,正值人生最美好的年华,命运如何这般捉弄自己?每每看着自己光秃秃的右臂,他就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天昏地暗,人生从此失去了意义。

伤在儿身,痛在娘心。前来照顾胡增国的母亲看到儿子承受着如此巨大的伤痛,很是难过。但她深知:不能让儿子沉迷在伤感的情绪中,必须要唤醒他、激励他。

“儿啊,你还年轻,不能这样毁掉自己啊。你要振作起来,好好活下去才行!” 母亲对儿子说。

母亲的一番话点醒了胡增国。是呀,我还年轻,我还有孩子要培养,还有老人要赡养,我怎能自暴自弃呢?胡增国暗自下决心,为了今后的生活和工作,如幼儿般地一切从零开始,学习、训练生活技能,掌握生活、工作本领。

胡增国开始学着用左手穿衣、吃饭、写字,仅仅是扣扣子,他就练习了三个多月。三个月后,胡增国便带着自己的残臂,重新进入工作状态。

生活上的困难好克服,工作上的困难却很难克服。之前,他写得一笔流利的钢笔字。但如今要用左手书写,就如同苍蝇爬的,怎么都写不好,但每一项工作都离不开书写呀,他暗下决心:“一定要突破书写这一难关!”

记得当时,不少人惋惜:“失去了右手,这个人废了!”胡增国却不服输,他在心里默念:“你们用右手会做的我也能做,可你们用左手不会做的,我依然会做!稍息、立正,比比看!”

茶余饭后,他就趴在桌子上用左手练习写字,时间紧张时,他以见缝插针的方式练习写字,甚至达到废寝忘食的境界。

经过十多年如一日的练习。他用左手写出的钢笔字与右手所写的相差无几。无论是写材料、做笔记、传达文件,他都已经做到了得心应手。

1985年,他参加省委党校举办的大中型企业党委书记培训班结业考试时,12张8开纸的闭卷考试,如此大的题量,他用左手答题,居然第五个就交卷了。监考老师及考生看着这位失去了右手的企业干部用左手答题,而且还那么快就交卷了,都向他投来了敬佩的目光。

胡增国在担任企业工会主席时,由于他勤勤恳恳地为职工办实事、谋福利,活跃职工文化生活,得到企业领导和职工的好评。1985年7月12日,青海省委宣传部、青海省总工会等单位授予胡增国“优秀思想工作者”称号。1988年7月20日,胡增国通过一年的学习,获得了北京经济函授大学现代经济管理专业的大专文凭。1987年,原青海省商业厅授予胡增国“好工会主席”荣誉称号。同年,省总工会开展的“两征两创”活动中,将胡增国评为“职工之友”。1989年9月30日,全国总工会宣传教育部授予胡增国为“全国工会优秀职工思想政治工作者”称号。

如今,已是耄耋老人的胡增国,向我们讲述自己从失去右手到开始用左手学习书法,再到用左手写出来的书法作品参展参赛的经历时,话语间透出的是他高远淡雅、飘逸潇洒的生活态度。

第二次打击 两进老年大学

2001年10月,时年62岁的胡增国再一次面临人生中的打击,相依相伴的妻子罹患癌症,胡增国照顾了妻子三年,最终未能挽回她的生命。

2003年3月,胡增国经朋友介绍,走进了青海省老年大学书法班,他想用自己的左手圆自己的书法梦……

刚到班里,他都不敢交老师布置的作业,每当老师讲评别的同学书写的作品时,他只能将自己的作品藏在包里不敢示人。

但就是那股子不服输的劲,支撑着他,鼓励着他……

进入书法班后,除了每周两节课外,他几乎天天都把自己关在家里埋头练习书法,有时一练,就是十几个小时。到第二学期,他才敢交上自己的作业。当书法老师朱连城及同学们看到胡增国用左手书写的书法作品后,感到很吃惊,叹服这位一直不敢交作业的同学原来写得这么好!

朱老师由衷地赞赏:“你的作品已经达到了参展的水平!我可以推荐你去参加书法展览了!”

老师和同学们的肯定,给了胡增国极大的信心,也让他在书法艺术之路上看到了希望和曙光……

2006年,胡增国从青海省老年大学书法班毕业后,再一次报名到青海省老干部大学书法班学习,有幸成为我省书法家李成安、胡永福、陈衍生的学生。在各位老师的指导及自我的刻苦努力下,胡增国的书法技艺不断提高,书法作品也在全国参展、获奖,他的书法作品还被英国、韩国、东南亚等国家的书法爱好者收藏。

生活的坎坷,磨炼了胡增国的意志,也升华了他的思想。他对王羲之那龙跃天门、虎卧凤阙般的书体,情有独钟。诗词方面更是偏爱苏轼的《念奴娇 ·赤壁怀古》和毛泽东的《沁园春·雪》。那豪气磅礴的诗句,给予他克服困难的信心,也给了他追求书法艺术的勇气。

胡增国心中深深刻上了四个字:“天道酬勤”。除却自己在课堂上的认真学习外,胡增国坚信:“师傅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”这一古训。他刻苦练习,坚持临帖。从王羲之的《兰亭序》到赵孟頫《胆巴碑》,临正楷,摹行书。从全篇临摹,到分段临摹,再到单字攻破,一个“天道酬勤”的“道”字,他就写了上千遍,直到满意为止。仅杨慎的《临江仙》这首诗,胡增国一练就是十几年,前前后后从习练到送人,再到参展,他先后写了五百多篇。每写一遍,都有新的体会、新的领悟、新的收获。通过对这些古诗词的学习、感悟,知晓了历史,提升了对古诗词的理解与兴趣,也提高了他对书法艺术的感悟,让他领略到了书法艺术无穷的奥妙及魅力……

从临帖到创作,他在继承前人精华的同时,也不再拘泥于一点一划的形似和神似,而是自由驰骋于方寸砚台及笔墨之中,或笔墨浓淡或质朴雄健,或遒润或秀逸,最终形成了自己的书法风格。

“这些年来,我能在书法艺术上有所提高,应该特别感谢我的几任书法老师的悉心教导和书友们的相互切磋、学习。”

追求永无止境。胡增国认为自己的书法技艺还有发展的空间,须刻苦练习才行。“在有生之年,我还想让自己的书法技艺不断提高。”

尽管在书法界已是小有名气,但胡增国说到自己的书法作品时,总是那么谦逊。

在胡增国的家中,客厅中堂是一幅写有天道酬勤的山水画,对面墙上悬挂着梅兰竹菊的四条屏,书房里悬挂着我省书法家牛子文、朱连城、李成安、高祥龄撰写的书法作品。

从家庭的软装饰中不难看出,胡增国已将自己的情怀、志趣,全部倾注于笔墨纸砚中,书写、习练已成为他生活的必需。每天只要有一点时间他就会去琢磨书法,哪怕身边没有纸笔,走在大街上,看到书写得好的字,他都会不由自主地在自己的大腿上默写、在脑海里意临,甚至找个木棍,就地写起来……

通过学习、感悟,胡增国将中国书法的虚与实、黑与白、方与圆、聚与散、收与放、藏与露、断与连、动与静、稳与险、苍与润、拙与巧、主与次、大小高低,均尽可能地体现在自己的书法作品之中。“探文墨之妙,索万物之精,以筋骨立形,以神情润色。”这是胡增国一直追求的境界。

勤学修德 字正心正

习练书法,不仅充实了胡增国的退休生活,也让他远离失落。他常说“字正心正,字品见人品。”

胡增国以勤学修德勉励自己,每至年关,他都会积极参与由省市书法协会组织的文化下乡活动,为乡村百姓写春联、送福字。

胡增国徜徉在书法艺术的海洋里,置身于学有所成的欢娱中,书法的习练更锻炼了他的意志,塑造出他意志坚定、无视苦难的风骨。

面对坎坷的人生道路,胡增国的步伐更为坚定、更有信心。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,造成椎管狭窄。但他走路一定会挺直腰背,不管多疼,都不会弯下腰的。因为他知道,只要弯下去,就再也站不直了!

是的,对于苦难,他从未低过头,命运给予他的痛苦和艰辛,他从未回避、躲闪,而是挺着胸膛,大步向前,而后,享受着战胜苦难的喜悦与欢欣……

应该说,他的左手握着的是一支坚强的笔,不老的笔。笔下的行云流水写下的是他顽强拼搏的一生;一点一画中,彰显的是他无怨无悔的追求和直面苦痛、奋勇前行的精神。

责编:闻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