箭艺:一位八旬老人的记忆

彭毛老人是青海省尖扎县昂拉乡人,现年 85 岁,是一位见证了新中国成立的老人。他对民俗的记忆是对过去岁月的一种还原和恢复。

记忆中的射箭历史

根据彭毛老人的叙述,尖扎一带的 射箭比赛由来已久 ,但起源众说纷纭 。 一 种 说 法 是 相 传 吐 蕃 赞 普 赤 松 德 赞 时 期,用武力扩张吐蕃边疆。此时,大量的 军队驻扎在尖扎一带,由此今尖扎和化 隆一带成为赞普的将士秘密开展军事行 动的战略要地,同时尖扎等地藏人的祖 先成为吐蕃边疆驻守部队。对于吐蕃的 边防部队,弓箭是当年最主要的武器,而 一流的箭技无疑是引以为傲的本领。防 御之余,将士们常常比赛臂力和箭术,也 设置靶子练习射杀 ,组织对抗 ,习武备 战。随着唐蕃边境战事平息,大规模的 边防硝烟不再升起,边境安宁。而设靶 练兵的军营惯例,逐步演变为一种以娱 乐为主要内容的射箭民俗活动,至今已 有一千多年的历史。 

起 初 射 箭 比 赛 是 个 民 间 的 普 通 活 动,逐渐成为一种部落与部落、村落与村 落男人之间互相较量的重要指标,他们 往往用射箭技艺来评价男人的本领与勇 猛。后来,融入到宗教系统中。 另一种说法是,尖扎一带人们对弓 箭的感情,来自于他们对一位叫拉隆贝 多的英雄的崇拜。在尖扎一带流传着很 多有关这位英雄的传说,其中故事情节 是他用铁制弓箭弑杀吐蕃赞普朗达玛事 件。吐蕃时期,赞普朗达玛发起了灭佛 运动,大大伤害了广大佛教信徒的宗教 感情。此时,朗达玛灭佛的消息被一位 山中修炼密宗的大师拉隆贝多所闻,他 非常生气,于是携带铁制的弓箭下山去 伺机弑杀赞普朗达玛。他在大昭寺门口 弑杀成功后,便夜以继日地逃离吐蕃,到 今尖扎一带避难,并将行刺时所用的铁 制弓箭埋在今尖扎县智合寺院附近。上 世纪六七十年代,智合寺附近的一村民 私自挖掘埋有拉隆贝多弓箭的嘛呢堆, 此时很多人看到了这套弓箭。尖扎人民 为了纪念拉隆贝多的贡献,举行纪念活 动,并逐渐形成了今尖扎一带的射箭比 赛。

弓与箭:童年的本领

彭毛老人理了理自己的思路,便重 新回到了童年的生活。他说,“扎玛阿 当制作的弓,莫哈内洛制作的箭”是尖 扎一带比较流行的谚语,也是他的童年 记忆。“扎玛阿当”和“莫哈内洛”是当 地独有的一种植物,以它们为材料所制 作的弓箭具有弹性,也比较坚硬,所以 这些材料所制作的弓箭是小男孩们的 奢侈品,大部分小孩的弓箭基本上是柳 树枝制成的,但小时候大家都不太讲究 弓箭的材料,更注重射箭比赛中获得的 乐趣。 

“我们小时候生活条件很艰苦,小 孩子能玩的游戏不多。那时,春、夏、 秋三个季节时比较忙,因为此时人们要 干农活,需要的时间比较长。等冬天来 临时,人们比较闲,于是小孩们自 行组织射箭比赛。小孩子的射箭 比赛与成年人的有所不同,但是前 期的准备有点相似。小孩的射箭 比赛也是在村与村小男孩儿之间 的较量,通过个别小男孩之间的约 定,之后通知本村内的所有小男 孩。小男孩们在家长的帮助下,特 意深入周边森林中,砍下适合做弓 箭的原材料。经过几天的人工烘 烤和精心刨削,最后安装弓弦,一 张既简单又“奢侈”的木弓就诞生 了。木箭同样是森林里砍下的树 枝 ,通 过 烘 烤 和 刨 削 ,最 后 用 木 胶,细心地贴上羽毛,质量上等的 木箭就产生了。”

“第二天开始,两个村落的男 孩们相会在之前约好的场地。各 自修建自己的‘本’(藏语意为‘靶 子’),小孩所修建的‘本’非常简 单,先做一个土堆,再在土堆周边 拉一根细线,做成三角形,并在三 角形顶部插一根几厘米长的树枝, 以便衡量高低,再从中上方贴一张 很小的废纸,下方印个脚印,整个土靶 子就制作完成了。”彭毛老人介绍。 

当时,会射箭的小孩不多,各村大 概有十人。整个射箭比赛的过程虽然 模仿于成年人的射箭比赛,但规矩没那 么复杂。射中箭数的计数方式也跟成 年人的一样。

弓与箭:男人之间的较量

童年时期的射箭比赛讲完后,彭毛老人把话题很自然地转到了成年人的射箭比赛。他说,以前的射箭比赛和现在的射箭比赛没有区别,需要准备的都很多。首先在冬季各村的健儿们自发组织,练习箭术,以此提高各自的射箭技能,这个叫“太狄”,是练箭备战。虽然尖扎地区很早以前就流行射箭比赛,但尖扎地区没有人会制作牛角弓,弓都是从化隆地区买过来的,只有箭是自己制作的。练习箭术期间,男子们商量今年寻找哪个村为对手,并专派几人向其他村落提议射箭比赛,同时商讨比赛时间、地点,甚至两个村落的射手们需要遵守的有关规定等。对方村落同意后,各村在自己的辖地内做一个宽敞的“格热”(意为专门举办射箭比赛的场地)。一般来说,女性可以在远处观看,不得进入“格热”。村落之间的比赛没有展开之前,各村会举行祭祀仪式,祈求本村山神护佑取胜。煨桑有两种,一种是焚烧柏树枝、杜鹃花及丁香等六味良药的“嘎尔桑”,意为白色的煨桑,实际上就是素祭;另一种是“玛尔桑”,意为红色的煨桑,实际上是供养鲜肉的荤祭,以前比较流行“玛尔桑”,尤其是个人或村落的紧要关头都会举行这样的荤祭来求助于山神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村里人都觉得这种荤祭比较残忍,所以就废除了。

在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和射手们的共同推荐下,选两位箭术高超的射手来担任领衔射手和收尾射手。射箭比赛正式开始那天,两个村的射手都集中在主队的场地上,两地各修建一个形状为三角形的土靶子。土靶子修建完之后,射手们以优美的动作和喊声,绕着土靶子转圈,这样的仪式结束后,客队的射手们先到主队的土靶子边,开始正式比赛。比赛时,各村依次委派一名射手出场,每人两支箭。属于哪个村落的土靶子,他们村的射手会首先射箭,依次交叉射箭。第一轮射箭结束后,收尾射手开始,依次委派射手出场。在当天的几轮比赛中,一般不换对手。在尖扎一带,比赛时间较长,一般会持续一两个月,而化隆一带比赛时间较短,通常是两天左右。

比赛以射中土靶子的箭的高低为准,高出对方有效箭方可得分,先得五分为获胜,其中首得五分叫“妈”,意为“母”,之后又累计得五分叫“吾”,意为“子”。每当射中土靶子而得分,队友们将会挥手踏舞,高声欢庆。当射中箭数累计达到十分时,统称为“妈吾卡宝”。但是累计的箭数能抵消对方所累计射中的箭数。哪个村最先得五分就能抵消对方村落的箭数。以此类推,能赢得二三十箭数的村落为傲,输了箭数的村落为耻。

射箭比赛

牛角弓和箭

比赛射箭

责编:乔文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