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了人情负担 多了文明气息

“今年6月,村里老党员费生兴的儿媳妇因意外事故去世,费生兴按《村规民约》做到丧事简办,在村里开了好头。几个月后,费生兴也去世了。根据他的遗愿,儿女从简处理,没有杀猪宰羊,没有摆“老八盘”,只给前往吊唁的村民和亲朋好友端了一碗熬饭。自此,村里有人去世,摆酒席的习俗终结了。”海东市互助土族自治县哈拉直沟乡费家村党支部书记马占怀说。今年来,类似移风易俗的故事,在海东互助、循化、民和等地还有许多。当地通过成立红白理事会等多种措施提倡红白喜事简办,组织广大干部群众抵制陈规陋习,不仅减少了攀比浪费之风,也大大减轻了村民负担,推动乡村更加文明和谐。

婚事新办:彩礼不超6万元

早些天,互助县哈拉直沟乡孙家村村民孙永宏娶了儿媳妇。让孙永宏一家高兴的是,他娶儿媳妇少花了一大半的钱。花了近6万元就把儿媳妇娶进了门。“这在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,多亏了县上的好政策。”孙永宏说。

孙永宏的儿媳妇是甘肃永靖县人。前往甘肃提亲时,孙永宏向女方父母提起村上的新规,比如彩礼总数不超过6万元,不花重金雇请豪车娶亲等。这得到了亲家的理解,今年国庆节期间,孙永宏顺利将儿媳妇娶进家门。

“孙永宏前往甘肃提亲前,村上红白喜事理事会的成员去了他家,给他讲了政策,讲了村上的规定,让他给对方父母说明情况。在理事会成员的鼓励和劝说下,孙永宏硬着头皮提了此事,也得到女方父母的支持。”孙家村党支部书记孙政奎说。

在孙永宏待客那天,孙政奎和村民一起前往贺喜。他们按村上的规定,每人随了50元至100元不等的礼金。孙永宏同样按规定,没有大摆宴席,上了10元每包的香烟和12元每斤的散酒。事后,孙永宏算了一笔账,与前两年相比,他娶儿媳妇比别人省了七八万元。

“近年来,婚嫁彩礼呈现出逐年增长的态势,乡上男女青年结婚程序烦琐,一些名目繁多的费用,让村民入不敷出,少则花费8万元,多则20万元,这笔开支给村民带来沉重的负担。基于此,乡上倡导‘精神脱贫’,通过近一年多的宣传、引导,目前,我乡移风易俗蔚然成风。”互助县哈拉直沟乡党委书记代朝艳说。

哈拉直沟乡新庄村的尚国菊今年结婚,原本娘家人计划要彩礼10万元,娶亲车辆五六辆,酒席在县城办。这可把尚国菊的未婚夫难住了,按照这些要求,一个婚结下来,他至少要借十几万。刚好移风易俗新风行动的政策下来了,两家商量后,把礼钱降下来了,最后彩礼要了4.8万元,豪车也没雇,酒席在家里办了。“两家人开开心心办了喜事,我们小两口没有负债,还存了点积蓄,我想着明年开春可以再盖几间房,在家搞养殖业。”尚国菊说。

喜事俭办:尽量做到不请客

近年来,在我省不少地方存在一种陋习,村民乔迁、过寿、满月、生日、升学、买车等喜事大摆酒席。更有甚者,小孩小学、初中毕业都会请客摆酒席。这种不文明之风盛行,给群众带来巨大的负担。

据哈拉直沟乡统计,全乡经济一般家庭每年礼金开支达3000元,经济稍好的家庭每年礼金多达5000元。沉重的人情负担,让不少村民生活陷入困境。一位村民深有感触地说:“有一年,我们村上8个孩子考了大学、8人买了小车,还有4个摆满月和过寿,那一年下来,仅随礼随了5000多元。”5000多元,他出门打工要挣两个月。其实有些场合不必要去,却碍于面子,不去又觉得往后不好见面。

今年,村民马光德的孙女考上大学。按往年的习惯,他要招待邻里和亲朋好友,至少要十五六桌。自从村上出了新规后,他给邻里和亲朋好友打了电话,告知他们不待客。总觉得不待客,前面随的份子钱收不回来,可细细一算,不待客还是很划算的。

“破除陈规,移风易俗,重在宣传引导,重在推广新经验、新做法。一年以来,通过移风易俗工作纳入村规民约给村民发放《移风易俗承诺书》、倡议书等形式,使得这项工作在基层落地生根,得到广大群众拥护和赞扬,下一步将在全县推广。”互助县委宣传部副部长保广梅说。

丧事简办:一碗熬饭待客人

“一碗熬饭招待客人。”这是目前互助县哈拉直沟乡丧事招待客人规定的饭菜。而在两年之前,村上年迈的老人去世,大办酒席。杀猪宰羊不必说,酒席上除了好酒好烟,还有“老八盘”,外加八个凉菜。丧事办完最少花3万元。而现在不同了,节省了一半以上的钱。

早些天,白崖村村民蒋福吉的岳父因病去世。蒋福吉是上门女婿,岳父去世如何操办,给了他巨大压力。“我是上门女婿,按村里的规矩去办怕村里的人说风凉话;不按村里的规矩办,又怕红白喜事理事会的找麻烦。正当他一时拿不定主意时,理事会的成员主动找上门了。”

白崖村党支部书记殷万淞说,村上出台移风易俗相关规定后,蒋福吉是第一个遇到此事的,而且他情况比较特殊。得知他岳父去世后,村红白喜事监督会的主动找上门,为他省去不少麻烦。在红白喜事监督会的参与下,蒋福吉没有大摆酒席,为来吊唁的村民和亲朋好友简单炒了四个菜,端了一碗熬饭。三天下来,总共才花了9700余元。

“村里老人去世、年轻人结婚,大家大摆酒席,其实是碍于面子,攀比之风造成的。”村民殷万元说,以前村里高寿老人去世,桌上除了高档烟酒,鸡肉、牛肉、羊肉、猪肉、鱼肉等一应俱全,其实吃不完,最后都浪费了。村上出了移风易俗方面的规定后,绝大多数人拍手称赞,积极响应。

“虽然起初也遇到一些困难,但做通一两个工作后,村民都很乐意遵循新村规了。”马占怀说,一些老习俗实在浪费,村民早就想改。例如,此前丧事中的索要、舍散财物等陋习,主人家出钱,每项花费就得二三百元。

赵中华的做法得到母亲徐树花的肯定。徐树花说,儿子平时对他们老两口的生活很关怀,家里让他俩住最大的屋子,有啥好吃的先让给他俩吃,这就够了。老人去世办丧事是给别人看的,她觉得没必要大办特办。

责编:闻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