恰卜恰的阳光

是炽热的倾泻,从九天之上,盘旋而来,像束束金色的光芒,夺目四射在这个草原之城。喜欢这样干干净净的阳光,辽阔舒畅,明亮不朦胧,清晰又宁静。在它的照耀下,山是山,水是水,牛羊在山坡上慢慢地吃草,河流在身边静静地流淌,那些翠绿的树叶,在微风中轻轻地摇摆,恰卜恰独立一方,辉耀苍茫……

我们总是走在路上追逐着陌生的远方,反而容易遗忘眼前熟悉的风景:那一缕阳光,一份温情,一份希望。恰卜恰的寺院,或是在山坳里,或是在山坡间,或是在山顶上,无论在哪里,全都是那么庄严肃穆,洁白的墙、朱红的窗、五彩的檐,梵音空静,似有圣光,吸引着心灵,呼唤着灵魂,寺院的四周,沉静下来了,寺院与阳光融为一体了,像岁月凝固的钟声。突然间,所有的浮躁变得沉静,这样的时刻,不愿离去,就这样静静地看一会吧!看看太阳穿过树叶落在泥土上凌乱的影子,想想我们为什么以这种方式生活在这片土地上?

恰卜恰的街心花园承载了多少往事岁月,花红草绿,廊坊庭阁。在十字路口,还没有安装红绿灯的时候,上下班经过这里,看着络绎不绝的车辆,我就莫名地惶恐,不知所措,那个30多岁的高个子交通警察,也许看出了我的胆怯,默默地走过来,带着我们安全地穿过路口。他有时淋在雨里,有时站在风里,眼睛不停地扫视着来往的车辆和行人。所有的车辆在顺畅地通行,所有的行人在安全地通过,这个交警,在车水马龙里护送了我几年,我不记得了,但我知道他护送了我,也护送了很多人,走到那个路口,看到他,我们就安心了。后来安装了红绿灯,很少看到他了,至今,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叫什么!最美的风景,也许就藏在最平凡的岁月里吧!阳光雕刻的高原汉子,像松,像塔,像大山,像霞,像火,像太阳,他们有着草原一样的胸怀,阳光般的笑容里藏下一颗细腻的心,一切都那么近,那么美……

十月底的天气,已经有了一些寒意,一个人行走在青海湖南大街,那个七十多岁的维吾尔族老人又来了,在县电力局的门口,小推车上装满了核桃、红枣和葡萄干,新疆的干果就是好啊!我们像久违的朋友那样微笑,打着手势交流,这时候,我要买下一年用的核桃、红枣和葡萄干,等到第二年老人再来。在这条路上,我已经记不清遇到了多少人,多少事,沧桑岁月,经历了多少伤痛,多少心酸,张爱玲说“走过平湖烟雨,岁月山河,那些历尽劫数、尝遍百味的人,会更加生动而干净。”

窗外雨潺潺,坐在阳台上,端着茶杯,也曾泪流满面!以为那一刻的迷茫无助,再也走不出来了,阳光的沐浴浓厚又深情!那些深夜里的哭泣,在一场叫作时间的旅程中释然,脆弱的心,在阳光下长大茁壮,我有了和大树一样自我修复的能力,依然在自己的生活里浅浅笑,淡淡品。风雨兼程,那棵白杨树笔直的躯干傲然挺立,那匹枣红马,在山野间奔驰,在旷野里扬鬃,留下一串串强健的蹄音。 

周末慵懒的午后,闲适地坐在香巴拉广场一楼的中心大厅。阳光暖暖地穿过天窗宽大的玻璃,温柔地洒在四季常青的花木上。坐在按摩椅上,疏松一下疲劳的颈椎,戴上耳机,聆听着岁月的歌声,啥也不用做,啥也不去想。那些忙碌季节里的喧嚣、无奈、伤感,刹那间被阳光过滤走了,只留下阳光给我带来的宁静。眼角偶尔触及的那一对对年轻的情侣,手挽着手的幸福令人羡慕,在相爱的季节相爱,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啊!在流年的光阴里,可遇不可求的爱情,也许是人间最昂贵的奢侈品,红尘滚滚,付出过,珍惜过,执着过,已是无愧于人生。弹指间,也许再也握不住那一刻的留恋,再也遇不到那一片的风景,再也看不见那一天的背影了。那个人,也许一生只能相遇一次。远处传来忧伤的花儿声,扬起嘴角,心境的变化因经过而起,有些事,只能远远看、默默想……

在恰卜恰的阳光里,我们每个人都在努力做最好的自己。脱去宽大的运动服,扔掉厚重的牛仔裤,在短短的夏季,穿起长长的裙子,脚蹬高跟鞋,步履轻盈,不枉此生做一回人间的女子,不为别人,只为自己!十种色彩的口红,一种颜色是一种心情,九种香型的香水,最后,你还是选择了无香型,那些阅读过的书籍,显露在生活和文字里,在时间里沉淀成了最漂亮的羽衣,纵然韶华易逝,我心依旧。

金色的恰卜恰的阳光下,那些山,翠绿;那些树,挺拔!恰卜恰的空气,没有浮尘,恰卜恰的河流,那么清澈,每一朵浪花纯真得脱俗,每一片白云舞动着浪漫。手指伸向天空,一瞬间,便感受到阳光的温暖四散开来,在季节交融的色彩里,带给人们希望和温暖。蓝天碧野,每一寸土地都充满了生机,还有那不曾搁浅的思念,在此刻复苏……

恰卜恰,在阳光中尽显自然风光之美,民族风情之美。这份诗情画意充满了人间大美,它承载着恰卜恰人的梦想与憧憬,让人笑迎生活!

责编:张晓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