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看今昔索尔干村

优游彩票

村民告别土房进楼房。韩世花 摄

寒冬,屋外寒风凛冽,三合镇幸福家园安置小区村民家里温暖如春,天然气取暖取代了过去的火炉,打开水龙头,清澈的自来水取代了过去的窖水,宽敞明亮的楼房内,现代化家电一应俱全。

祖祖辈辈居住在山上的索尔干村民,对于今天的好日子,恍如隔世。

索尔干村地处海东市平安区三合镇山区,高位浅山,耕地贫瘠,传统种植养殖仅能维持生活,住房难、出行难、就医难、上学难、娶妻难、增收难,像六座大山压在索尔干村村民身上,压得村民喘不过气来。

穷则思变。村里有技术、有劳力、有资金的村民纷纷外出谋生路,225户村民的大村庄,实际居住村民仅34户,这34户中除了空巢老人外,剩下的都是自身发展动力不足和出不去的困难户,贫困发生率为10%。

索尔干村也成了名副其实的“空壳村”。

2015年12月,平安区政法委干部冷有时受组织委派,到索尔干村担任“第一书记”。

“第一次到村里,一路向上都是盘山公路,有好几个急转弯,车轮在水泥路上发出吱吱吱的声响,一路上看不到一个人影。以前听人说索尔干村在山上,常年吃的是窖水,当我看到一个个由土墙围城的村落和在土墙跟上晒太阳的村民时,才意识到贫穷的真正涵义。” 说起第一次进村,冷有时仍记忆犹新。

进村入户,走访群众,经过一道道程序,识别出村里建档立卡贫困户24户76人。

金跃庆是建档立卡户中的一户,家中5口人,他和妻子、母亲都是残疾人,女儿在西宁职校上学,儿子在县城上初中。家中没有劳动力,生活来源有限,日子过得紧巴巴的。

2016年,为了使金跃庆掌握一门技术,冷有时鼓励金跃庆和妻子徐毓花参加三合镇和就业部门组织的种养、挖机、串珠培训班和残疾人培训,并把金跃庆纳入到生态护林员,金跃庆利用产业资金购买了一辆三轮车,发展运输业增加收入。

去年,对金跃庆一家来说可谓“喜事连连”。年初,从索尔干村搬迁入住到三合镇“幸福家园小区”,女儿金芬明从职校毕业,在西宁市一家幼儿园当老师,家庭收入一下子突破7万元。

“我今天能摘掉穷帽子,要感谢党的好政策,也感谢我们的冷书记,如果不是他三番五次往我家跑,我们哪能这么快就过上好日子。”金跃庆在自己的脱贫摘帽申请书上写道。

为彻底解决平安区三合镇索尔干、窑洞、翻身、邦业隆和庄廓5个村群众六大难题,三合镇探索精准扶贫易地搬迁新模式,对村民采取“离山下川、进镇上楼”方式,在三合集镇统一规划建设易地搬迁集中安置区。

2016年11月,24户建档立卡户,分房入住。2017年3月,索尔干其余村民分到新房,同年11月底开始陆续装潢入住。

李得焕一家4口人,妻子肝硬化晚期,一年三次住院治疗费用就4万多元,家庭背负了沉重的负担,纳入建档立卡后,妻子80%的医疗费用得到报销,享受了“七免一检”政策,儿子李双龙的驾照培训在就业部门全免费。

2017年初,一家搬迁入住三合镇幸福家园安置小区,年底三合镇迎腊八节的会演上,李得焕用一首感恩党的好政策的花儿唱响了幸福生活。

与搬迁工作紧密相连的是拆旧复耕工作,一旦让乡亲们拆除祖祖辈辈居住的院子,离开他们祖祖辈辈生活的村子,谁都心里不愿意,对于那份难以割舍的情怀,冷有时深深地理解,但是“不破不立”,国家政策执行容不得半点停顿,“入新拆旧”必须马上落实。

去年村支部组织庆祝党的生日活动上,冷有时向参会的党员反复耐心地宣传搬迁和拆旧工作,建档立卡户金有安、陈生旺,老党员金贵安、金跃禄,率先主动拆除了自家的房子和院子,有了他们的理解和支持,索尔干村搬迁工作的僵局打开了,不到一个星期40多院旧院拆除。

昔日的索尔干村一个有着200多户700多人的村子,现如今除了几个生产合作社外,不见人影,到处是庄稼和复耕亟待稼穑的庄园。

白驹过隙,时光如箭,党的各项富民政策扶持下,索尔干村24户建档立卡户的人均收入从初评时的2970元以下到2017年底全都达到了8000元以上。去年初,24户建档立卡户主动提出脱贫申请,全部实现脱贫,索尔干村实现了从“落后村”到“先进村”的华丽蜕变。

责编:张晓宏